浮生硬作如何解,一个熬字道其真。总觉得,生活不论怎样,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。怕只怕,历经枪林弹雨,走过战火纷飞,我们却未曾去懂,如何笑与光阴,握手言和;也未曾去悟,怎样豁与自己,抱拳谢殇。

岁月,从来是本厚重的书。这本书,需用一生去解读的,至始只有我们自己。你不能把浮生交予任何人,也不可将肩责丢予其他人,因能够救赎你的,唯是你自己;也只有你自己,才可将干戈化作以玉锦。虽然在人群,许多时候,我们都带上面具故作坚强且从容。但,背负沉重的一生,其实,大家都一样。

你我同样挥着汗,流着泪,洒着血,捂着痛。然流光,却从来未曾为谁去停留,也不曾给谁作慈让。我们能做的,便是攀着年岁霜雪,笑着掠越万千妖娆,走过絮舞花飞,涉过绵延苍茫,然后,在无情的浪里,做被时光恩宠的孩子。

是的,不论是鲜衣怒马,美酒花香;也不论是中资中阶,晚五朝九;抑或是市井鼎沸,菜烟炝锅;又或是戴月披星,泪痛兼程,我认为,皆是浮尘俗浪里一种鲜活与温情,也是热闹人间中的一种烟火和常态。因人生在世,当必有很多种活法,也当必有许多种层次。但,唯有尊从内心意念,不怨愤,不强求,不痴妄,不悲悯,知足常乐,选择适合自己的,也选择与步同履的,才算为最好和最舒服的;也才算为,是对自己最润最美的交代。

寒暑相逼是生活,泪笑交织为人生。到底,我们都无须艳羡他人锦绣,因你看到的荣华,后面未必没挣扎;你看到的舒适,背面可能也狼藉;你看到的洒脱,别人或者正滴血。许多时候,我们其实都一样。只是,有的人懂得笑着去遗忘;而有些人,哭着学会了隐藏。

与其痛而恨之,倒不如清心自若,挥挥袖,转过身,做个背手含笑的看客;也做个懂得风霜的归人。如是,未尚不可;也未尚不妥!


PS------------网络转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