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多时候,过去是无从想念的,遗失了发黄的小照片,电话录音里的声音逐渐嘈杂,记忆中的容颜逐渐模糊,伸出手,抓不到任何东西。然而,总有些东西是留在我们生命最底处的,深深浅浅的痕迹,当心思轻轻掠过时,不会感到疼痛,只有一份温暖!
我喜欢朋友这个词汇!使我在生命的旅程中,在风雨飘摇的时候,不那么孤独寂寞!
人生中那无色无味又悄无声息的悲哀是寂寞。它不够涩,却够苦恼,仿佛灰寒的天空落着一根飘飘坠坠、气若游丝的羽毛,寂寞无穷无尽。
  在我来说,遇有这样的寂寞,便是我想念朋友的时候。朋友是一支昂扬振奋的歌,是一首抒情婉转的诗,是一片绿茵茵的方草地,是鸟声啁啾、透着习习凉风的大森林,也是远去了的船帆,游在浮云间,飘在月亮下……
  朋友,常常是在万籁俱寂、风清月朗的夜晚。窗帘儿轻轻被风掠起,朋友的谈吐举止,尤其是那悠悠深邃的眸子荡着涟漪,或脉脉含情,或活泼愉快,随着潮汐般的月光一起倾泻进来,于是眼前便分明坐着久违了的朋友,或兴奋激动地讲述相逢时的感受,或娓娓动听地叙说着分别后的岁月里所发生的故事,或一起畅想、憧憬着美好生活的未来。
  朋友,常常是在雪花飘飘洒洒的时候,一个人惬意地走在被洁白飘舞着的雪花包围的世界里,一片片雪花,就像是朋友的一封封书信,像是朋友的一声声问候,飘在眉宇间,化在掌心里。恍惚间,像是看见有一条苍龙在雪原上遨游,时而腾挪于深渊,时而直冲云霄,朋友们见此载歌载舞,喜着这雪,爱着这雪。一时便觉着,想念朋友其实是一种美的享受,因为所有的寂寞此时已化作无与伦比的美妙境界了。
  朋友,有时在茫茫的荒原上,静悄悄地一个人走着。偶尔向灰蓝色的天空望去,见一群大雁排着“人”字形在头顶上一边鸣叫着,一边向遥远的天际悠然飞去。这个时候你便想,这大雁定是靠着一种友情、一种团队精神,飞过了茫茫大漠戈壁,越过了巍巍雪山森林,始终在向温暖湿润的草多水碧的故乡飞去。这个时候,你会想起并惦念你的朋友,想起你曾与朋友走过的路,也是在这样的荒原上携手走着,踏着月光,踩着戈壁,终于在雁鸣声声的黎明,你们走出了荒原,从此友情便存留心底,从此只要一望见一群群悠然飞翔的大雁,你总会坚定信念,走出一个又一个令人寂寞而又漫长的荒原戈壁来。
  朋友,有时是代表着一种豪情,一种氛围,即使是萍水相逢、转瞬即逝的朋友,只要心地都是那么纯真善良,都是那么趣味相投且充满了关爱与帮助,于是那相逢时的环境、天气、色彩,甚至当时心里细微的感触,都会浓墨重彩、浅淡各异地刻印在记忆画廊的深处。只要一想起,便觉着寂寞暗淡的心房有了清风明月,有了清澈流淌的山泉。
朋友如歌,沿途相伴,生命不再寂寞!